全網憤怒 國內吸毒明星喊冤求復出

  • A+
所屬分類:內地娛樂
幾年前,宋冬野曾是民謠圈的領頭人物。他的代表作《董小姐》、《斑馬斑馬》出現全國各地的小酒館、咖啡館之中,他也憑此一炮而紅,一年巡演120場,年收入近3000萬。
全網憤怒 國內吸毒明星喊冤求復出

全網憤怒 國內吸毒明星喊冤求復出

直到2016年10月13日,北京警方抓獲宋冬野購買毒品,現場尿檢呈陽性反應。

因為吸食大麻,宋冬野被警方行政拘留10日。

之后幾年時間,不關注民謠圈的,也許就沒有再見過他了。

直到今天。

10月11日,也就是昨天晚上11點20分,他突然發布了一條長微博:

為什么突然有此感慨?

因為前段時間,宋冬野有一場演出被取消了。

他覺得十分委屈,于是深夜破防,如同自爆卡車一樣發了長條文章抱怨。

給大家概括一下大意:

第1-4段(描述事件):我吸毒之后演出都被叫停了,被拘留給我的人生蒙上了陰影,我已經不敢吸毒了。

第5-9段(狡辯):我只吸毒我沒販毒啊,吸毒是違法、販毒才是犯罪,我是受害者!我吸毒是因為做藝人的創作太難了,我想創作想抑郁了,才被販毒者趁虛而入,毒品上是“供”創造“需”,殺人的是販毒者不是我??!我吸毒就想好好創作而已??!錯的不是我!

第10-15段(給自己叫冤):我已經被封殺三年了!也被拘留過了!我沒有繼續墮落了!為啥不放我一條生路??!你們這些人都針對我!不是說全社會都應該給曾經違法的人機會嗎?

在這條發出去之后,他還在不?;貜途W友,懟天懟地。

最讓人震驚的,是在中國警方在線的微博下方,有網友了他。

“為吸毒花出去的錢,都變成毒資買了子彈,打在了緝毒警的身上。好好看看,你還覺得委屈么?”

宋冬野擲地有聲:“覺得?!?/span>

在長文詭辯中,他認為,他吸毒是因為當藝人太痛苦,是為了創作。

而他被拘留就是受過了懲罰,再加上過了所謂的“三年禁演期”,就應該不再對他有任何限制。

現在對他的演出進行取消,是不給人活路,不讓他重新回歸社會養家糊口。

然而,這個邏輯實在說不通順。

首先,所謂的“吸毒是因為當藝人太痛苦,為了創作不得不這么做,我是受害者”,就是詭辯。

藝人也許的確辛苦,有著普通人難以想象的痛苦,但每行每業都有各自難念的經。

假如真如他所言,當藝人這么痛苦,痛苦到不得不用吸毒來緩解,那么,網友叫他去擰螺絲,怎么就讓他破防了呢?去廠子打工不正好是救你脫離苦海嗎?

況且,“創作一個令人滿意的作品”,本就是痛苦的,這是所有創作者都面臨的難題。

任何一個打動人心的作品,都是創作者在苦痛中,用靈魂琢磨出來的珍珠。

如果你不得不用毒品麻痹自己才能擁有創作的靈感,不正是說明你并沒有那個天賦和才華,來支撐你所擁有的的榮耀嗎?

用這個理由來為自己開解,貶低了所有創作者的人格。

所謂的“供創造需”,只能是十分落后貧困的地區,在對毒品一無所知的時候就已經染毒的人,才能這樣說。他明知毒品的危害,卻為了走捷徑而選擇吸毒,所以他并不是受害者,而是毒販的幫兇。

現在他叫著整個世界不允許他重新做人,他已經千百倍付出了應當付出的代價。

可……在吸毒過后僅僅半年,他就發表了數首新歌;他的所有作品目前在音樂平臺上都能夠正常收聽,甚至早在疫情前,他就已經在數個城市展開巡回個演。

出新歌,接商演,跑音樂節——作為一個碰到最高紅線的公共人物,他已經轉移陣地復出,卻還嫌不夠,叫囂著想要更多的自由。

社會允許違法者重新做人,但不應允許其重新做公眾人物。

因為成為公共人物,意味著他在賺著千百倍于普通人的錢的同時,變為一個引領者的角色。

他可以去當一個普通人。

可以去辦公室當文員,可以去當藍領工人,可以去當快遞小哥,甚至可以去幕后工作,可以去給別的藝人寫歌。

社會給每個真心悔過的人生存的機會,但他把“當一個普通人”,認定為“不給他活路”。

他就是想要繼續出現在舞臺的聚光燈下,賺著快錢,用自己的一舉一動影響千千萬萬的人。

可如果他這么做了,就會有更多的人認為——吸毒,只是一件普通的事情。

喜歡他的人會在遭遇批評的時候不自覺地維護他,即使知道吸毒是錯誤的,也會找出各種理由證明他是一時糊涂,是可以戒掉的,是受害者,是為了創作,并沒有造成太大危害。

一遍遍的重復后,他的支持者就會真的這么認為。

在認定他不應該復出的評論下方叫囂:

“你們這么咄咄逼人,為什么不原諒他,他已經反省了”。

向下滑動查看

乃至于出現更加極端的言論:

為了洗白宋冬野,他的支持者不惜直接將矛頭指向緝毒警,這種惡臭言論實在讓人不齒。

緝毒警,是公安隊伍中最危險、犧牲最多的警種。

我們并不知曉太多緝毒英雄姓名。

因為所有公開姓名的緝毒警,都是已經犧牲的人:比如張從順父子。

1994年,云南臨滄民警張從順抓捕毒販時,被手榴彈炸傷犧牲;

在他犧牲后,他的兒子哭得泣不成聲。

那時他還不知道死亡意味著什么,但已經知道了,他的父親再也不會回家了。

可后來,他也追隨著父親的腳步,進入了禁毒支隊。

在拍攝下這段錄像的時候,他仍然不能露出自己的面容,所以記者采用了逆光的手段保護英雄。

但拍攝后幾個月,當這段紀錄片播出時——他的聲音不需要再做處理。

他的身份已經可以公開,不再需要隱姓埋名。

他的名字同樣加上了黑框。

2020年,年僅36歲的張子權,在偵破一起跨國境跨省區的重大涉疫專案時,也犧牲在了他的崗位上。

我們之所以看不見黑暗,不是因為沒有黑暗,而是有人竭盡全力將黑暗阻擋在了看不到的地方。

2017年以來全國有30余名禁毒民警犧牲、60余名禁毒民警負傷。

毒販知道一旦被抓住,他們一定會被判死刑,所以他們在反抗時,用盡各種喪心病狂的手段,對緝毒警更是下了死手。

任何一個身份暴露的緝毒警察,都會面臨恐怖的反撲。

他們不能將親人好友的名字存進通訊錄,甚至擁有和孩子的合影都是奢求。

中國緝毒警察的平均壽命是41歲,比全國人民人均壽命少36年。

但他們的功績,從來都藏在厚厚的馬賽克之下,他們經歷過的苦難,就連家人都不曾知曉。

曾經有一名緝毒警接受采訪時說:

“有時候我也會迷茫難過,看到一些追星的同齡人鼓勵吸毒藝人復出、看到一些警察維護治安卻被一大群人噓‘滾出去’,我真的很難受?!?/span>

“但轉念一想,他們能有閑情逸致追星,也許正是因為他們遠離了那些社會陰暗面。我們每查到一顆毒品,也許就挽救了一個家庭。這樣一想,我又更為自己是一名緝毒警察感到自豪了?!?/span>

我們不原諒吸毒者,不同意劣跡藝人付出,不是不給他們生路。

而是為了給更多的緝毒警察,一條回家的路。

娛樂新聞網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