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度十大熱歌揭曉

  • A+
所屬分類:音樂新聞
昨晚,TMEA騰訊音樂娛樂盛典持續了三個多小時。星光云集,吐槽漫天。其中爭議最大的就是年度十大熱歌。

獎項一經頒布,就在微博、豆瓣、虎撲等社區迅速發酵。#TMEA年度華語十大熱歌#的詞條沖上微博熱搜,截至發稿前閱讀了已經超過3000萬。

網友驚覺自己一首歌名都認不出來,但歌卻都在抖音里聽過。十大熱歌幾乎都是抖音神曲,大家紛紛表示:華語音樂要完。

這樣的事情不是第一次發生,無論是十幾年前出現《老鼠愛大米》《兩只蝴蝶》等彩鈴歌曲街知巷聞,還是幾年前偶像專輯開始屠榜的時候,人們早就已經開始緬懷自己心中的華語樂壇了。

只不過,這一次的主角換成了抖音神曲。而人們懷念的節點,又往前倒推了十年。

港臺樂壇沒有驚喜,選秀拯救內地音樂

港臺音樂上個時代的余暉,蔓延到了2021。

昨晚的TMEA頒獎典禮上,五月天、劉若英、林俊杰、蔡依林和鄧紫棋紛紛獲獎。他們當中,出道時間最早的可以追溯到上個世紀,而年齡最小的鄧紫棋也早在十年前就在香港紅堪開了個人演唱會。

從獲獎結果來看,港臺流行音樂確實進入了長達十年的真空期。

2000年之后,滾石、華納、SONY等唱片公司進軍內地,一大批流行歌手也在此時涌現。周杰倫、林俊杰、孫燕姿、蔡依林等不只是紅遍中國,也紅遍了東南亞地區。

在鄧麗君、羅大佑時代之后,這批港臺歌手再次占據了流行音樂的半壁江山。流行音樂的“大一統”時代背后,不只是歌手人才輩出,更是唱片工業的發達和聽眾購買力的加持。

隨著聽歌習慣發生改變,唱片行業不可避免地走向落寞。2004年彩鈴的普及,改變了歌曲的傳播方式。僅靠幾句“金句”,就能成就一首歌曲。

從那時起,從前不聽歌的人也開始聽到他們的聲音,大眾審美崛起,刀郎在那一年的專輯銷量,甚至能和周杰倫抗衡。再加上當年的“QQ音樂三巨頭”和《超級女聲》的火熱,港臺流行音樂在大陸的市場被進一步壓縮。

2005年超級女聲三強:李宇春、周筆暢、張靚穎

憑借《認真的雪》成名的薛之謙和“三巨頭”之一的汪蘇瀧走出了那個時代,在昨晚的頒獎典禮中分別獲得了年度最具影響力內地男歌手和唱作歌手。其他獲獎的內地歌手,大多都來自這些年的選秀。

年度最佳內地男歌手周深來自好《中國好聲音》,來自同一個節目的獲獎者還有單依純和今年的冠軍王靖雯。在其他獎項中,華晨宇、毛不易和劉惜君同樣來自內地近些年選秀。

2012年《中國好聲音》開播,讓梁博、袁婭維等新生代歌手走紅,2013年的《我是歌手》則讓一批老歌手再次翻紅。綜藝的影響力正在逐漸擴大,無論新老歌手,綜藝似乎都取代了唱片,成為獲得流量的最佳選擇。

之后,每年各個網絡平臺的音綜,讓大量音樂人進入聽眾視野,其中的佼佼者已經在近幾年成為了內地歌手的中堅力量。說唱、樂隊、電音等音樂類型也通過綜藝吸收到了新的受眾,再次流行了起來。

除了音樂選秀,偶像也占據了半壁江山。首屆TMEA獎項幾乎被偶像霸榜,最佳內地男、女歌手分別是張藝興和火箭少女的夢美岐,最佳團體是TFboys。這屆的最佳團體依然來自時代峰駿,由時代少年團獲得,蔡徐坤、李汶翰和INTO-1也都摘得了獎項。

圖源微博 夢游記-時代少年團

在漫長的真空期中,選秀出道的歌手和偶像們,各自在實力和流量的緯度上填充了內地音樂市場的空白。

那些不看電視的觀眾們,只會對這些人感到陌生。不過在電視之外,還有另一種音樂占據了更多人的耳朵。

抖音時代,音樂跟著短視頻跑

“本來我尋思又是流量明星占據前列,結果沒想到比這還過分?!薄兑羯袂媪肆髁棵餍歉枨?,成為華語樂壇最底層。

不滿歸不滿,但無法否認抖音歌曲的熱度。在一則超過5500人參與的微博投票里,有2133人表示這十首歌“全聽過”,這也正是抖音歌曲的魔力。

“年度十大熱歌”,冒犯了誰?

毋庸置疑的是,抖音歌曲的影響力已經開始突破短視頻平臺,向外輻射。線上,它們出現在其他音樂平臺中,或是在各種綜藝和晚會上被翻唱;線下,它們被播放在大街小巷,“入侵”著每個人的生活場景。

即使是抖音在音樂賽道的“勁敵”TME,也不得不承認抖音神曲帶來的巨大流量。

抖音產出神曲的能力,早已經得到了充分體現?!秾W貓叫》和《野狼disco》已成往事,現在的抖音,早已不滿足于“一年只火一首歌”,而是正在源源不斷地向華語樂壇輸送爆款歌曲,并在音樂賽道上持續布局。

“推廣”只是抖音歌曲的第一步,抖音正在摸索一套屬于自己的“歌曲爆款公式”,并初見成效。在版權購買、流媒體平臺搭建等方面也都有所布局。

在與主流音樂對抗的過程中,抖音歌曲正在逐漸成為“主流”。流量已然不是問題,最大的問題還是,負面輿論幾乎已經到了無法扭轉的局面——

早在去年抖音和浙江衛視聯合出品的音樂綜藝《為歌而贊》里,就發生過類似的沖突。大部分人并不贊同該綜藝設置的“由抖音短視頻博主對歌曲進行打分”賽制。打開網易云音樂,幾乎每一首小眾歌曲的評論區都會出現“希望這首歌不要在抖音紅起來”的觀點。

鳳凰傳奇版《海底》

抖音歌曲的播出場景大多在短視頻平臺,因此,能在抖音走紅的歌曲,大多都在副歌或者某個片段上下功夫,以適配視頻畫面。

多位深度抖音用戶都對毒眸表示,抖音歌曲的精華都在視頻BGM當中,有時候即使想要搜索完整版歌曲,聽完之后也只能記住那一段,其他內容則相對普通,聽感不夠好。而對于非抖音用戶來說,脫離了畫面的加持,這些歌曲并不具備“獨立行走”的素質,甚至因為反復播放,會讓一部分人感到“厭煩”。

抖音神曲的走紅,在某種程度上反映的是互聯網時代最底層的流量邏輯,而抖音歌曲之所以能霸榜“年度十大熱歌”,體現的則是市場選擇,以及主流大眾在音樂審美上的變遷。

而之所以會在微博、豆瓣等平臺激起那么多的討論,也是因為在不同的平臺,輿論語境已經完全割裂。

聽眾被代表了嗎?

網友反感“十大熱歌”,或多或少是覺得自己“被代表”了。但這些他們從來不會打開聽的歌,確確實實是最“熱”的。這些聽眾和那些聽眾,好像身處兩個平行世界。

抖音神曲的傳播,本身也并不依靠傳統的音樂聽眾,只是因為朗朗上口和表達接地氣,才和能成為短視頻的選擇。獲獎者之一何鵬的《酒醉的蝴蝶》最初走紅,甚至是通過廣場舞。

這樣的參差,除了生活方式的不同,也代表著當代的音樂審美走向分眾化。

80年代聽鄧麗君,90年代聽崔健,10年代聽周杰倫……在過去幾十年里,大家始終能在音樂上達成同頻。當唱片行業最后的統治力消失,音樂審美正變得越來越多元。

大約十年前,民謠開始流行,之后又被說唱取代,近兩年樂隊又再次回到人們的視角,說唱歌手GAI、民謠歌手柳爽和參加過《樂隊的夏天》的chace也分別在昨晚獲獎。不只內地音樂如此,臺灣也有告五人、Deca joins、草東等樂隊涌現。

在這個時代,已經沒有哪一種音樂能代表大多數的審美。而大眾選擇就來得簡單直接:雖然你不喜歡,但大多數人喜歡。

“十大熱歌”代表的,本身就是大眾選擇??雌饋砺牨姏]有投票權,但選擇鍵早已經交到了每一個人的手里。

所有人早已經共同做出了選擇,只不過當審美被冒犯的時候,才紛紛想到要捍衛。

娛樂新聞網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