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津湖破票房紀錄

  • A+
所屬分類:影視新聞
志愿軍老戰士和軍史專家向本刊講述,真實的戰役遠比電影更慘烈。
長津湖破票房紀錄

長津湖破票房紀錄

“媽媽,我要去看一場戲!”1950年3月,18歲的上海青年劉石安匆匆跑出家門,他的媽媽當時怎么也不會想到,兒子一走就是兩年多。志愿軍老戰士劉石安對《環球人物》記者說,上海解放時,他看到解放軍睡在馬路上,見慣了囂張跋扈的侵略者和國民黨,人民軍隊的所作所為震撼了劉石安,使他下定決心入伍。但他是家中的獨子,擔心家人反對,就向母親編出“看戲”的謊言。

劉石安所在連隊后來被編入中國人民志愿軍第20軍,與26軍、27軍同屬于宋時輪任司令員的第9兵團。最初,兵團任務是解放臺灣,但隨著形勢發展,馬上成為抗美援朝的一支精銳。劉石安后來與戰友們坐著一列悶罐火車北上,當看到天津車站貼滿“抗美援朝”標語,才知道他們即將跨過鴨綠江。鴨綠江邊,美軍戰機在他們頭頂挑釁,瘋狂投彈,不僅讓朝鮮人民流離失所,還逼近我國境內。滿腔怒火的劉石安,即刻同第9兵團將士一道,奔赴一個寒冰與熱血交融、在世界戰爭史上留下不朽傳奇的戰場——長津湖。

9月30日,以長津湖戰役為背景的電影《長津湖》上映,講述了這段波瀾壯闊的歷史。

志愿軍老戰士劉石安。

1

“這是一場你應該參與的戰爭”

同劉石安對話,讓記者意識到:這些后來在朝鮮舍生忘死、保家衛國的民族英雄,在媽媽面前,也都是一個個愛撒嬌、有個性的孩子。

電影《長津湖》抓住了這個精髓。監制黃建新說:“這個戲最好的東西就是,每個角色都是生動的?!庇捌晕榍Ю?、伍萬里兄弟為主線展開,從軍十余年的伍千里在新中國成立后回到家鄉,在江邊客船上看到多年未見的老媽媽,動情地跪下來,弟弟伍萬里就在一旁看著這一幕。

伍萬里是在江邊長大的野孩子,“從哥哥身上,我看到了軍人氣魄,就想跟著入伍,尋找自己的價值”,伍萬里的飾演者易烊千璽講述著他對角色的理解。但伍萬里只有19歲,剛參軍就遭排長雷睢生質疑:“一個不會打槍的悶蛋上戰場,那得牽連多少人??!”

排長雷睢生被戰士們稱為“雷爹”;指導員梅生是上海兵,伍千里調侃他“到底是城市人,活得真精細”,然而他時常就會一聲怒吼,狠抓連隊紀律;火力排排長余從戎性格開朗,是隊里的開心果;戰士平河少言寡語,但到了戰場上卻火力最猛。

其實,那些戰死他鄉的忠烈英魂,也是這些有血有肉的中華兒女??!雖然有些人連名字都沒有留下,但他們都曾在祖國熱情、真實、眷戀地活過。

當伍千里給老母親跪下的那一刻,他的身體不斷顫抖;當戰場上的梅生將女兒的照片捧在手心,眼中閃爍著淚光……戰士們也想活下來,盼著與親人重逢??墒?,為了中國人不再受欺辱,他們唯有舍生忘死。

《長津湖》帶我們回到極寒之地,感受到志愿軍戰士的滿腔熱血。真實戰役雖比電影更慘烈,但電影也足夠震撼人心。通過拍攝,電影聯合導演之一徐克說:“讓自己進入那個世界,才明白我們當年為什么要打這場仗!”他領悟所謂英雄,“就是為了國家和民族去執行信念,這其實是一場你應該參與的戰爭!”

70年后,我們“參戰”的方式就是重溫和銘記。

2

其疾如風,其徐如林,

侵掠如火,不動如山

電影聯合導演之一陳凱歌提到《孫子兵法》的一句話:其疾如風,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動如山。這強調軍紀的16個字,很好地概括了長津湖將士們。

剛成立一周年的新中國,與工業基礎雄厚的美國的軍備水平根本不是一個層次。特別是在長津湖與中國人民志愿軍正面交手的美陸戰第1師,被美國媒體這樣評價:“能打敗這支軍隊,那就已贏得朝鮮的戰爭甚至也許全世界的戰爭,因為這是我們軍隊中最精銳和最優秀的。這些海軍陸戰隊隊員承認,他們也許有一天會被打敗,是的,如果那一天太陽從西邊升起?!?/span>

美陸戰第1師組建于1775年,是美國海軍陸戰隊中歷史最為悠久的部隊,經歷過一戰和二戰的洗禮,特別是太平洋戰爭期間與日軍的肉搏戰,聲名赫赫。

《圍獵美軍“王牌師”——抗美援朝長津湖戰記》一書作者、軍史專家邵志勇告訴記者,1950年10月24日毛澤東接見宋時輪,賦予第9兵團作戰目標——打掉美陸戰第1師,并說:“美國人是最怕死的,只要美陸戰第1師頂不住,抓住這個主要的精銳,就可以化解矛盾、爭得主動?!?/span>

長津湖地區圍獵美陸戰第1師經過要圖。(圖片來自《圍獵美軍“王牌師”——抗美援朝長津湖戰記》)

毛澤東對宋時輪說:“解放戰爭中,你兵團練就了一身的硬骨頭,是善打阻擊、勇戰惡敵的部隊之一?,F在用你的兵團,目的就在此?!?/span>

雖然斗志昂揚,但第9兵團面臨著許多現實問題。長津湖位于蓋馬高原,受西伯利亞寒流影響大。當時氣溫在零下30攝氏度左右,最低到零下43攝氏度。極寒天氣完全超出第9兵團的設想,據第20軍副軍長廖政國回憶,“當時什么資料也沒有,連1:5000的作戰用圖,軍司令部也只有一份?!?/span>

后勤保障也出現很大困難。志愿軍政治部組織部部長任長榮曾回憶:“鴨綠江北岸的物資堆積如山……我們沒有制空權,又缺乏交通運輸工具,再加上朝鮮公路狹窄也很難走,又逢大雪封山……物資運不上去?!眲⑹怖先艘不貞?,部隊入朝時背的口糧幾天就吃完了,只能就地籌措食物,條件惡劣時甚至只能飲冰食雪。

美軍占據優勢,幻想能大獲全勝。1950年11月21日,美第7師17團進抵鴨綠江邊的惠山,距中國一江之隔,師長巴大維等美軍軍官以江對岸的中國為背景合影留念。但這也是他們唯一一次到達鴨綠江邊?!奥摵蠂姟笨偹玖铥溈税⑸裢刂码妳⒅\長阿爾蒙德:“致以最衷心的祝賀!轉告巴大維,第7師中了頭彩!”

驕兵必敗。彭德懷說:“讓敵人更放膽深入,使敵人拉得更長,退縮時也就會慢些?!敝驹杠婞h委會采用“節節抵抗,誘敵深入,集中優勢,各個殲敵”的方針,即將在長津湖上演一場對美軍的圍獵戰。

3

潰逃的“白頭鷹”

和被殲的“北極熊團”

11月26日夜,美第7師第31團團長麥克萊恩率團部到達新興里以南的后浦,開設指揮部。這個團在美國陸軍中戰斗力很強,在一戰中因攻入俄國西伯利亞,被時任總統威爾遜授予“北極熊團”稱號。

但這支軍隊沒想到,在長津湖沿岸群山行進,總能突然碰到埋伏的志愿軍。原來,10余萬志愿軍在崎嶇山地隱蔽行軍,經過長途奔襲,以日平均行軍30公里的速度,已經在26日前集結在長津湖。

“因為美軍擁有絕對空中優勢,志愿軍在白天無法行動,只能在夜間行軍趕路?!鄙壑居伦隽艘粋€形象的比喻,西方戰術是“斗?!?,中國戰術是“貓盤老鼠”。面對強敵,志愿軍以穿插分隊、滲透分隊和部分縱深攻擊力量,肢解對方戰斗體系,再分片圍而殲之。所以,雪夜行軍格外必要。美軍雖然每天都派飛機空中偵察,竟未發現第9兵團的蹤跡,被稱為“奇跡”。

但哪有什么奇跡?志愿軍只是在不打折扣地執行命令。有時整座山上都是志愿軍,松樹下、崖頭下、河谷旁,戰士們挖出單人掩體,并用松枝、野草偽裝,還將棉褲棉襖反穿,和雪地呈一樣的顏色,整齊劃一。

新興里戰斗涌現很多英雄。志愿軍第27師第238團對50多個被美軍占領的獨立家屋發起攻擊,第3營第8連攻至江邊,遭一處家屋火力點掃射,多名戰士舍命近距離爆破均未成功。為配合238團作戰,第80師炮兵團第92炮連第5班班長孔慶三奉命帶班摧毀美軍火力點。但火力點前沿被小山崗遮掩,無法直瞄射擊。迎著猛烈炮火,孔慶三帶人將步兵炮推上距離射擊目標僅20米的小山崗,但地面堅硬,無法構筑炮陣地,炮的右駐鋤懸空。千鈞一發時,孔慶三用肩膀抵住右駐鋤,命令炮手射擊,終于摧毀敵人火力點??讘c三被火炮后坐力撞傷,又遭榴彈片擊中,英勇犧牲。

犧牲的故事還有很多。戰斗第一夜,主攻美第7師第31團的志愿軍第27軍第80師減員1/3,包圍美陸戰第1師的志愿軍第79師減員近1/2,其中凍傷者占兩個師全部減員數量的1/3。我主力部隊的主力師僅10余小時,就損兵折將近半數。

血拼換來戰勢逆轉。11月28日鏖戰后,志愿軍第9兵團雖未殲滅敵人,但完成對長津湖美軍的分割包圍。毛澤東電告彭德懷、宋時輪等:“此次是我軍大舉殲滅根本解決朝鮮問題的極好時機?!?/span>

為避免全軍被殲的危局,麥克阿瑟在29日清晨命令全線撤退,震驚了美國朝野。按照毛主席部署,志愿軍繼續圍獵美王牌部隊。新興里持續上演著慘烈的包圍與突圍。由于氣溫低,志愿軍大部分槍支的撞針被凍斷,手榴彈也揭不開蓋子。狹路相逢的戰斗變成肉搏!長津湖畔,中美雙方短兵相接,廝打在一起。不少志愿軍戰士臨死都咬著敵人耳朵、鼻子,有的戰士犧牲時,兩只手緊緊扼住敵人喉嚨。這些“最可愛的人”知道,自己將長眠于長津湖畔了,血肉身軀就是殺死敵人的最后一顆子彈……

1950年冬,長津湖戰役的志愿軍戰士們在補給匱乏的情況下,依然頑強作戰。

在這里,還有國人熟知的“冰雕連”,這是屬于中華民族的永恒豐碑。志愿軍第27軍第80師第242團第5連在沖鋒時受到美軍火力壓制,全連呈戰斗隊形臥倒在雪地上,除一名掉隊戰士和一名通信員外全部凍亡?!氨襁B”和同樣在朝鮮戰場犧牲的邱少云等,共同用生命詮釋著,中華民族能夠經受住任何冰與血的考驗!

新興里戰斗結束后,志愿軍擊斃“北極熊團”團長麥克萊恩和繼任團長費斯。志愿軍第27軍第80師的戰士在打掃戰場時撿到一塊藍布,沒在意卷起來當成包袱用了,后來才發現,這竟是“北極熊團”團旗。這面旗現就存于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博物館里。

不可一世的“白頭鷹”(美海軍陸戰隊軍旗標志物)在中國軍人面前黯然失色了。

4

“冰雪??!我絕不屈服于你”

新興里戰斗只是長津湖戰役的一部分。在柳潭里,志愿軍把美軍打得大潰退,日本《朝日新聞》對此刊登大標題“美陸戰第1師孤立在長津湖地區”。

求生本能讓美軍拼殺,而保家衛國的決心讓志愿軍舍生忘死。美軍撤退到死鷹嶺,雙方展開六天六夜的慘烈鏖戰。由于處在后勤物資的關鍵補給線上,這里成為兩軍爭奪的要塞,陣地在幾天內頻繁易主。

在下碣隅里,志愿軍第20軍第58師第172團第3連連長楊根思抱起炸藥包與40余名敵人同歸于盡,成為“特級戰斗英雄”。他的那句“不相信有完不成的任務,不相信有克服不了的困難,不相信有戰勝不了的敵人”,至今仍激勵著我軍將士。

在持續圍獵下,美軍倉皇逃竄。美國戰地記者希金斯曾描述逃跑的美陸戰第1師:“官兵們衣服破爛不堪,他們的臉也被刺骨的寒風吹腫,流著血。手套破了,線開了。帽子也沒有了,有的耳朵被凍成紫色。還有的腳凍傷穿不上鞋子,光著腳走到醫生的帳篷里……第5團團長默里中校,像落魄的亡靈一樣,與指揮第5團成功地進行仁川登陸時相比,完全判若兩人了?!?/span>

戰后,美陸戰第1師作戰處處長鮑澤仍心有余悸:“幸虧中國人沒有足夠的后勤支援和通信設備,否則,陸戰第1師絕不會逃離長津湖?!?/span>

宋時輪在戰后向中央呈上《第九兵團對東線作戰的檢討》。盡管毛澤東、彭德懷等對第9兵團給予極高評價,但宋時輪依然想著那些埋骨朝鮮的戰士們。在后半生,他不斷反思兵團指導上的失誤,一直對沒有全殲美軍陸戰第1師耿耿于懷。

邵志勇說,宋時輪戎馬一生,性格極為堅毅,他一生很少落淚,卻在1952年8月離開抗美援朝前線、離開犧牲在長津湖畔的戰友時,朝烈士們長眠的方向鞠了一躬,起身時淚流滿面……

讓宋時輪落淚的,是長津湖戰役中,中華民族一個個不屈的脊梁。第20軍第59師第177團第6連曾奉命堅守死鷹嶺高地,成為這場戰役中的又一個“冰雕連”。戰友們在該連戰士宋阿毛身上發現一首絕命詩:“我愛親人和祖國,更愛我的榮譽,我是一名光榮的志愿軍戰士。冰雪??!我絕不屈服于你,哪怕是凍死,我也要高傲地聳立在我的陣地上!”豈止是陣地上,“冰雕連”已永遠聳立在中華民族史冊上了!

“究竟是什么,鼓舞著這些將士拋頭顱灑熱血、成為歷史英雄?”在研究抗美援朝時,邵志勇不斷發出這樣的“英雄之問”。當記者將“英雄之問”拋給劉石安老人時,他說:“我們國家解放了,人民不受壓迫了,我輩作為青年學生,要有報效祖國的精神?!?/span>

雖然年近九旬,但劉石安還清晰記得,當他終于從朝鮮回到上海家中時,聽到聲響的母親以為是隔壁家搗蛋的小孩,頭也不回罵了句“小赤佬”。劉石安大喊了一聲:“媽媽,我回來了!”母親轉過身愣住了,然后摟住他,抱頭痛哭,使勁打著他的后背:“兒子啊,你是看了一場什么戲?什么戲演了兩年?”

那場關于民族獨立的“大戲”已經落幕,但如今這場有關民族復興的“大戲”才剛剛開始……你和我都應成為像先烈那樣的戰士!

娛樂新聞網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